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风魔 第五百零八章:宝刀屠龙(五)

发布时间:2019-09-12 18:16:24

风魔 第五百零八章:宝刀屠龙(五)

秦岚更愤怒,居然就在自己面前,审问的犯人被人给暗杀了,这不是狠狠的打了他一下脸吗?

“大公子,是毒针!”秦雨也感觉愤怒异常,犯人就死在他的面前,尤其还是在他审讯的过程当中,不过他很快就查找到秦二傻死亡的原因,一枚细若牛芒的毒针刺入了他的后颈,见血封喉的那种,可怜秦二傻虽然修为不错,可被封住了修为,不然也不至于立刻就是死亡了。

秦岚谨慎的用布帛将毒针接过来,放到灯光下一看,泛着幽蓝的光芒,细如牛芒,再放到鼻子下轻微的一嗅,顿时变了颜色,道:“是蛇毒,而且是非常厉害的蛇毒!”

大海之中,毒蛇千万种,像那曼莎妖,其实就是蛇类妖兽中的一种,剧毒无比,蛇毒千变万化,一时间秦岚也难以确定这毒针之上涂抹的是哪一种毒药。

“你就是刚才秦二傻口中的仁少爷吧?”秦岚阴沉着一张脸走了过去。

两名龙相卫将一个眼神之中充满怨毒之色的中年男子押到秦岚的跟前,然后将其摁跪在地上。

“不错,你们是什么人?可知道我父亲是谁吗?”那仁少爷昂起头来,冲秦岚大声说道。

“你父亲是谁,我还真不知道?”秦岚笑道。

“告诉你们怕吓着你们,赶紧把本少呀放了,否则,等我父亲知道了,要你们的好看!”仁少爷狂傲的说道。

“嘿嘿,好,我倒想知道你父亲究竟是何人,能把我怎么样?”秦岚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杀机道。

“还不老实交代,你老子是谁?”秦雨大声问道。

“我父亲是火龙族少族长!”

“烛平?”秦岚和洁卡西俱惊的浑身一震,异口同声道。

“这不可能,说,你父亲叫什么名字?”洁卡西迅即回忆起刚才秦二傻说的什么南少爷的,烛平怎么会是什么南少爷呢,这里可是烛南的据点。怎么可能跟烛平扯上关系呢?

显然他们听到“少族长”这三个字太敏感了。

“我父亲叫烛南,是火龙族少族长。”那仁少爷不禁有些得色的说道,这些人一听到父亲的名讳都吓傻了,到时候恐怕还得向自己赔礼道歉呢!

“烛南的野心果然不小。居然自己封自己为少族长了!”秦岚冷笑一声,语气中散发着森冷的寒意。

这让本来憧憬着对方会惊慑父亲威名而释放自己并且赔礼道歉的仁少爷感觉到一丝丝恐惧。

“大人,大公子,我们在一间封闭的地牢中发现了这个!”一名龙相卫匆匆而来,手中拿着一块撕碎的布帛。看上去非一般人能够拥有。

“这是上等苏杭丝绸,你是从哪里发现的?”秦岚接过来验看之后,递给洁卡西,然后问道。

“就在城堡地牢的第三层,我们发现一个隐秘的机关暗道,进去之后,发现里面有数间封闭的牢房,不过都空无一人,就发现了这块布条。”

洁卡西接过布条,仔细端详了一下。然后放到手上感觉了一下,她是冰属性,对火元素自然是十分敏感,这方丝绸布条上明显残留了一丝火元素,很显然这是一位修炼火法或者火系功诀的人留下的。

会不会是烛平?

洁卡西眼神不禁一亮,招来一名龙相卫,附耳吩咐了几句之后,那龙相卫频频点头,飞奔而出!

“可是看出了什么?”秦岚问道。

“暂时还没有,不过等一会儿应该清楚了。”洁卡西道。在事情没有证实之前,还不到说的时候。

“你叫烛仁对吧?”洁卡西走到那仁公子面前,问道。

“我是叫烛仁,请问小姐是谁?”烛仁眼睛一亮。像洁卡西这样的美人儿,他还是平身仅见,当下忘记了恐惧,不免多看了几眼。

“你父亲烛南,是火龙族老族长的侄子,可对?”洁卡西微笑的问道。

“小姐如何得知?”烛仁瞪大眼珠子问道。

“你先别管我如何得知。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若是令我满意的话,或许我不会为难你,假如你有半句假话的话,那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就算你父亲来了,我也能把你送进地狱!”洁卡西冷冷的一笑道。

烛仁顿时感觉到自己脖子上上一道凉风吹过,下意识的他缩了一下脖子,吞咽了一下口水,艰难的张开嘴道:“小姐想要知道什么?”

“前天夜里,你这城堡里是不是有人来过?”洁卡西问道。

“你让我好好想想,想想……”

“想什么,前天夜里的事情,有什么好想的,还不快说!”秦雨不耐烦的瞪眼斥了一声。

“我想到了,确实有人来过,不过是天快要亮的时候。”烛仁忙回答道。

“几个人?”洁卡西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喜色。

“好像是两个,其中一个还受伤昏迷不醒。”

“受伤的人可是穿着这种布料的衣服?”洁卡西将那块绸布递了过去问道。

烛仁双手接过之后,仔细端详了一下,然后才点了点头:“是的,就是这种布料。”

“你确定你没有看错?”秦岚加问了一句。

烛仁再仔细了的看了一下道:“不错,就是这种布料,堡中只有少数人才拥有这种布料做的衣服,我不会看错的。”

“来人身份你清楚吗?”洁卡西问道。

“没见过,不过他拥有父亲的令牌,我们不得干预他任何行事,所以我们也没敢问。”烛仁解释道。

“那他们来到城堡之后,住在何处,这你总知道吧?”

“这个知道,就住在城堡地下三层的那个地下室里。”烛仁回答道。

“什么时候离开的?”

“昨天晚上吧,具体时间不清楚,他没通知我们就离开了。”烛仁说道。

“龙相大人,看来我们找对了方向!”秦雨听了烛仁的证词之后,有些信奉的道。

“现在只待奥黛雅夫人前来辨认这片丝绸是否属于烛平,便可确定烛南是否涉及阴谋刺杀代族长了。”秦岚也松了一口气,连续追查三日。总算有点眉目了。

“这些人怎么办?”秦雨问道。

“让他签字画押,并且再多提审一些人,光凭一人的证词是不够的。”洁卡西说道。

“是,大人!”秦雨领命而去了。

艾草岛离小火龙岛并不是很远。不到一个小时,奥黛雅夫人就急匆匆的带着烛春等火龙侍卫来了。

奥黛雅一看见洁卡西手中的那丝绸布条,当即一口认定这就是烛平的,因为烛平身上的这件丝绸衣物是她亲手缝制的,做母亲的如何不清楚儿子身上的衣服呢?

“看来。现在可以基本认定烛南是刺杀烛平代族长的幕后主谋了。”秦雨兴奋的下结论道。

“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我们还没有找到烛平,等找到了烛平再下定论也不迟!”秦岚微微一摇头道。

“大公子,现在人证、物证都在,难道还能抵赖不成?”秦雨愤然说道。

“秦雨,现在只能说,我们抓到了一些烛南的把柄,虽然我们认定烛平曾经在这个城堡里被囚禁过,但仅凭这布条还不能将他的罪定死,不排除有人嫁祸他的可能!”洁卡西说道。

“洁卡西说得对。这丝绸布条只能是佐证,不能直接证明前天晚上来城堡的那个人就一定是烛平,也许中途将人换了衣服,故意的留下这条丝绸呢?”秦岚道,“你们在第三层有没有发现别的什么东西?”

“没有,其他几间密室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那个发现丝绸布条的龙相卫低头说道。

“那发现丝绸布条的密室如何?”

“也挺干净的,没什么特殊的地方。”龙相卫挠了挠头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道。

“洁卡西,我们还是亲自去看一下,这眼见为实。不可错过了一丝蛛丝马迹。”秦岚提议道。

洁卡西点了点头,就算秦岚不提,她也会提出来要去那三层密室仔细查验一下,下面的人虽然办事勤快。任劳任怨,可毕竟都是些大老粗,不够细心。

且不说洁卡西和秦岚发现艾草岛上烛南的秘密城堡,有所发现,冰龙岛上此时此刻却是意外的剑拔弩张!

火淼带着安雅一干冰龙族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冰龙岛,就一个目的。要人!

安雅一天之内,接连死了父亲和母亲,一双眼睛都哭的红肿了,母亲临终遗言,要她照顾好烛南,自然被那火淼听的是一清二楚,待火淼问道烛南在何处之时,安雅只能将事情和盘托出。

火淼听了之后,当即气的大骂安雅软弱无能,这火龙族自己的事情怎么能交给外人来办呢?

于是火淼提出了,无论如何也要将烛南带回火龙岛,火龙族的事情,火龙族自己解决!

安雅也恨透了洁卡西和秦岚等人,因为他们,间接的害死了自己的父母,所以火淼一提出来要人,她思考了一下,便答应了下来。

至于烛浩,他仗着胆子说了两句,可火淼的凶悍,差点没把他个吃了,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淼带着人去冰龙岛要人!

洁卡西不在,龙五只能带着龙十三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安雅看到龙五和龙十三居然出现在冰龙岛上,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好办了,虽然丧父丧母之痛令她痛不欲生,可她还没有发疯到一点理智都没有地步。

这事儿龙皇都亲自出面了,能不能要到人可就要难说了。

看着前头昂首阔步而来的火淼,龙五心中都不禁有些打鼓,这火淼可是凶名在外,别惹怒了他,闹出不可收拾的事情来就麻烦了。

“龙五见过火老祖!”龙五虽然是龙皇,但火淼辈分至少比他高出三辈,以晚辈之礼相见,也不算坠了龙皇的威严。

龙十三也上前见礼,尽管她小嘴翘的都快能拖油瓶了,但这个时候她的体谅丈夫,不是耍小性子的时候。

火淼尽管辈分高,他可以在心里不把龙皇、龙后放在眼里,可表面上不能如此,否则那些老家伙知道。那肯定会找他麻烦的。

火淼不是傻瓜,别人可以把他孤立起来,他不怕,可是火龙族被其他龙族孤立起来的话。那火龙族就离衰败没有多远了。

“听说你们两个刚刚成亲,做了龙皇、龙后?”火淼那仿佛欠了八百万金币的老脸上硬生生的挤出一丝笑容来。

“是的。”

“嗯,倒是挺般配的,贝蒙多挺有眼光的。”火淼咧嘴一笑道。

“多谢火老祖抬爱!”龙五不卑不亢的道。

“好了,我的来意相比你已经知道了。放了南儿,我不为难你们!”火淼直截了当的说道,换了是洁卡西,他可能就没有这么和颜悦色了。

“火老祖,烛南是密谋刺杀代族长烛平的嫌犯,案件还在审查之中,就这样把人放了,这不妥吧?”龙五可是龙皇,而且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阻止火淼带走烛南,自然不能想让。

“有证据吗?”火淼眼带杀气的盯着龙五问道。

“目前还没有。”龙五镇定的说道。

“既然没有。那凭什么扣押南儿?”安雅厉声问道。

“安雅王后,这不是扣押,只是请烛南协助调查而已。”龙五道,这是他从洁卡西那里学会的新名词,据说还是那个人教她的。

“协助调查,我看是严刑逼供吧!”安雅怨毒的目光扫过龙五身后的书名留在冰龙岛上的龙相卫,还有闻讯而来的冰龙族的高手们!

“安雅王后,我敬重你是前辈,可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诽谤他人。烛南在冰龙岛上并没有遭到一丝一毫的虐待,相反,还有人专门照顾他的起居饮食。”龙五毫不客气的回敬道。

他去看过烛南,那小子除了没有自由之外。基本上吃好喝好,身上没少一块肉,头发也没掉一根。

“哼!”安雅冷哼一声,他其实相信龙五说的一切,在没有铁的证据之前,洁卡西不会冒着龙族之大不韪对烛南动用刑罚的。

“秦家小五。我不管这些,我今天来就是来带走南儿的,南儿的祖父和祖母走了,他的父母又不在,就剩下他一个人,他必须回去尽孝!”火淼说道。

龙五一惊,这火淼抬出给死去的火千寻、火千语尽孝的理由,这还真不好阻拦了。

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烛南是阴谋伏击烛平的幕后主谋,现在火千寻夫妇死了,他是火家唯一的一根独苗,如果烛南确实有罪,那自然有阻拦的理由,如果找不到证据证明烛南有罪,那总不能不让烛南回去尽孝吧?

很显然火淼这一次虽然看上去莽撞,实际上是有备而来,而且他提出的理由也没法让人反驳。

如果找不到直接证据,那恐怕没有理由拒绝火淼的这个要求!

“火老祖,这件案子是龙相大人亲自督办的,现在龙相并不在冰龙岛,人是她带回来的,所以我觉得是不是等龙相和家兄回来之后再做决定?”龙五只能将事情推到洁卡西身上,目的自然是拖延时间,他来的时候听说了,洁卡西和秦岚是否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一起前去查探了,如果没有什么结果的话,恐怕洁卡西回来,也只有放人的份儿!

这个火淼相当难对付!

火淼眼珠子横扫了龙五身后的龙皇卫以及诸多冰龙族的高手一眼,道:“你堂堂龙皇,下一道命令,难道下面的人会敢不尊吗?”

那意思分明是逼着龙五下令放人。

“小五虽然贵为龙皇,可也不能独断专权,这件案子小五既然交给龙相全权督办,无论抓人、请人还是放人,都得以龙相的意见为准,毕竟我并不完全清楚案情。”龙五一拱手说道。

“你真的不肯下令放人?”火淼突然浑身气势猛的涨了起来,离得最近的龙五骤然感觉一股莫大的压力临身,心口之上如同被重重的敲了一锤!

“火淼,这里是冰龙岛!”一道悠长的声音从冰龙岛深处传了出来,龙五只感觉那胸口的气闷感一下子如同积雪消融般的消失的干干净净。

“虬老儿,是你!”火淼闻言,顿时恨的咬牙切齿的怒吼一声。

“是我,又怎样?”虬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若是想带走烛南,最好听从陛下的意思。”

“虬老儿,当年要不是你,我早就灭了战家了,千语和千寻的死你要负一半的!”火淼怨毒的目光盯着声音传出来的那道山谷大声说道。

“火淼,想不到两千多年了,你还这么执迷不悟!”虬老一声叹息道。

“执迷不悟,哈哈哈。”火淼仰天长笑一声罢道,“虬老儿,这个世上弱者只能服从强者,战家不过是我龙族的一条狗而已,杀了这一条,还有更多条!”

“火淼,你简直不可理喻!”虬老愤怒的声音传来。

战家确实微不足道,可战家代表的是火龙岛海域内生活的人类,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灭掉战家,那其他人类会怎么看?还不离心离德,大战要起,龙族先跟人类掐了起来,那岂不是便宜了海族?

“虬老头,我告诉你,这一次我出来,第一个要灭的就是战家,谁阻拦我,谁就是我的敌人,你也一样!”火淼大声宣布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心肌梗塞早期治疗方法
孩子感冒咳嗽吃什么药
腹胀的主要原因是啥
宝宝发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