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邪恶乃秩序所授 第五十四章 不肖之恶

发布时间:2020-01-18 05:04:40

邪恶乃秩序所授 第五十四章 不肖之恶

帝都在不安和焦虑的氛围中迎来了新年。

帝国军队和白地人入侵者在镜湖领的战事一触即发,每天来往于帝都和前线的信使与运输队络绎不绝,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人们:一场空前的大战就在他们身边。

而在这样的氛围中安抚众人的情绪就是奥尔科特皇子以及方济各首席枢机所要负责的事情了,趁着新年,教会也开始了节日里的祝圣活动,借此来扫除人们心中的阴霾。不过尽管教会们努力活跃着节日气氛,但因为时局实在堪忧,这一次的新年,终究是比往日少了许多欢声笑语。

就在众人只能于不安中强颜欢笑的时候,新年如期而至。

新年夜,帝都的民众都纷纷走上飘雪的街头,暂时放下心中的忧虑,来迎接新的一年。

“愿天上的诸神抚去你旧年的不快,大天使将预备你新年的一切,九圣灵带给你来年的得胜,赫尔神赐给你永年的平安!”

圣训大教堂前,方济各首席枢机站在高台上,向聚集而来的信徒们做新年祷告。在这种危机重重的时候,人们总会格外虔诚,哪怕这些祷词比起往年并无多少变化,但他们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虔诚的合握双手在胸前,随着首席枢机一同祈祷。

“全知全能的神,一切都在你的手里,我向你祷告,以感谢为祭献给你,让我在虚幻的世界找到真实的自己。求你教导我并赐给我可以行动的信心、勇气、心力和体力。一切迷思只需以你的名字便可化解。在我心中一切属灵的征战因你的大能而必胜,赐给我平安的心,信心的盾,我将在你的指引下寻得通往天国的道路!”

教堂前的广场几乎被人海填满,即使是飘落的雪花也找不到一点空隙可以落下。这是新年夜才会有的盛会,也是人们心愿的最直接体现。

方济各首席枢机的口才相当不错,在精心准备下,这次的新年祷告相当成功,至少在这一夜,人们放下了心中的不安,因诸神的庇护而得到了心灵的安宁。

然而,越是这样安宁祥和的时候,就越是不肖之恶蠢蠢欲动的时候。

肖恩混迹在前来教堂前参加新年祷告的人群中,他身上裹着厚重的黑色羊毛大衣,像是刻意要把自己和别人隔绝一般,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要不是节日的欢乐氛围吸引了过多注意力,人们一定会更多的注意到这个男人的怪异之处。

在这样的下雪天把自己包裹严实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但如果一个人只是这样空着手在新年夜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就不免会引起一些警卫的注意了。

教堂的警卫们当然注意到了这个男子,他们紧紧盯着肖恩,但没有轻易出手。尽管可疑,但警卫们不能因为可疑就逮捕一个人,更何况这是在满是市民的教堂广场上,任何的打斗都可能伤及大批的无辜民众。

警卫对于处理这样的情况也有经验,他们派出一个人,挤进人群中,朝肖恩走去。如果肖恩这时候故意避开警卫,那么就说明这个男人确实有问题,而如果他不避开,让警卫追上他,那么近身之后训练有素的警卫自然有办法叫对方乖乖听话。

不过,这毕竟是新年夜的人群,拥挤得连一瓣雪花都落不进,哪怕警卫身手不错,想要靠到肖恩的身边还是颇有难度的。

而肖恩根本没有理会警卫的举动,他只是盯着高台上的方济各,腿脚略显僵硬的向对方走去。他的脚步僵硬,好像腿脚只是装在稻草人身上的零件,只会机械式的前后摆动,而肖恩的目光也很奇怪,明明始终聚焦在方济各的身上,但却没有焦距,涣散的目光好像全然没有神一样。

警卫意识到这个男人是在靠近首席枢机,他的警惕性一下子大幅提升,常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他,这个裹在黑色大衣里的男子或许不只是“看起来可疑”,而是真正的有威胁。

“所有人,趴下!”

在判断这个男人会对首席枢机的安全构成威胁后,警卫不再顾及可能造成的混乱,大声喊了起来。与此同时,听到同伴的呼喊声,在方济各所站高台附近的警卫也立刻端起了魔法弩,对准了肖恩。

广场上的市民一见到这副架势,立刻吓得四散而逃,或许方济各向他们宣扬的未来很美好,但这些市民绝不愿意为了未来而付出现在的生命。

其他市民都纷纷低头弯腰,四处逃窜,只有肖恩仍在向高台处艰难前进,目标顿时明显了很多。警卫丝毫没有犹豫,迅速扣下了扳机,数支弩箭带着魔法的火焰,精准的射入了肖恩的胸膛。

几名教会执事连忙跑上高台,架着方济各往教堂内退去。在警卫们射击的时候,他们就意识到这是一场针对首席枢机的刺杀,为了避免还有其他刺客在暗中伺机行动,他们必须采取最谨慎的做法。

不过,被众人团团保护起来的方济各倒是毫不慌张。作为首席枢机,他的神术虽然不及本尼迪特克大主教那么强大,但总体来说也并不弱,面对一般的刺杀,凭首席枢机自己的实力也能够应付得下来。

当然,其他人是不敢冒这个险,让首席枢机去孤身面对刺客的。

在驱逐走了广场上的人群之后,警卫们小心翼翼的靠近肖恩的尸体,检查这个人的身份,以及他身上携带的东西。

肖恩的身上携带了数目不少的不稳定魔法水晶,这些东西在解除一定程度的魔力后,就可能发生剧烈的魔力反应,引发一场大爆炸,爆炸的威力,足以炸掉整个教堂广场。

“看来会是一件大案子,却偏偏是在做这个时候。”

本次负责护卫首席枢机的治安官洛克菲勒·纳尔森的脸色很不好看,虽然首席枢机安然无恙,但出了这样事件,作为本地区的治安官绝对责无旁贷,如果接下来捉拿不到刺杀首席枢机的幕后主使,那么丢掉治安官的职位于他而言已经是很轻的惩罚了。

他环顾广场周围的人群,这些惊慌的市民虽然被疏散开,但并没有被允许离开,知道警备队询问完,他们才可以回家。当然,在混乱中可能已经有一些人跑出了警备队的控制范围,尤其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洛克菲勒只能寄希望于这些人里有落之鱼了。

正在警备队的警卫们挨个盘问那些市民的时候,一架看上去就能够发现对方高贵身份的马车毫无顾忌的穿过警备队,驶到了广场上来。

洛克菲勒马上认出来马车上的文字,踏雪白马,那是六大公爵之一的泰姆士卡家族的标志。

头变得越发大的治安官硬着头皮走上前,哪怕他十分不愿意,现在也不得不接受这位大人物的垂询。

马车停在洛克菲勒的面前,但车上没有人下来,只是随侍在马车旁的管家模样的人走上前,高昂着头颅,居高临下的对洛克菲勒说道:“你面前马车上的斯诺伦公爵路易·泰姆士卡大人的姐姐,蜜雪莉雅·泰姆士卡小姐。对于方才此处发生的骚乱,我的主人深感疑惑和担忧,希望阁下能够告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洛克菲勒抿着嘴唇,努力压抑着内心中的不满。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帝都人,他对于那些来自帝国内其他领地的人有着天生的优越感,而此刻被对方以如此居高临下的态度和盛气凌人的口气询问,他的肚子里当然憋着一口气。

“请蜜雪莉雅小姐放心,虽然这里发生了一件令人稍稍有些遗憾的事情,但我们警备队已经控制住了局势,绝不会危及小姐的安全。”

管家吊着眼角,对洛克菲勒的保证没有任何反应。他瞥了一眼地上肖恩的尸体,继续问道:“既然没有安全问题,那么阁下对于这具尸体又作何解释呢?请原谅,我的主人接下来正要去冷山公爵大人下榻的驿馆,如果发生紧急的事件却不能如实的告知负责帝都防务的冷山公爵大人,那么不仅是我的主人,泰姆士卡家族也会感到耻辱。所以,还请阁下把具体经过如实的告知我。”

洛克菲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最怕的就是对方搬出阿诺德来,毕竟,现在负责帝都防务的阿诺德说的上是他们这些治安官的顶头上司,洛克菲勒绝对得罪不起那样的大人物。

叹了口气,洛克菲勒只好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对方。

明明只是个家仆,但洛克菲勒却要向对待上司一样对待对方,这让治安官心里的怨气越发积郁。

“明白了。”管家点了点头,“我会如实告诉我的主人,那么,祝您早日破案,告辞了。”

马车调转车头,缓缓离开了洛克菲勒的视线范围,直到最后,那位蜜雪莉雅小姐都不屑于下车和一个小小的治安官说一句话。

而应付完了泰姆士卡家族的大人物,还有另一位洛克菲勒不得不面对的大人物等待着他的交代。

相比趾高气昂的管家,方济各首席枢机的态度显然要好得多,他温顺抚慰着满头汗水的洛克菲勒,不论是否出于真心,那些安慰的话语都叫治安官轻松了许多。

“虽然嫌犯已经被击毙,但这次的事件绝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恐怕还要其他的刺客在伺机而动。我们会加大这一区域的警备力度,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派出一支警备队专门保护您的安全。”

“那真是太感谢了。”方济各微微笑着,胖乎乎的面孔现在反而格外能让洛克菲勒放松下来,“也请警备队的各位保重,如有需要,教会随时愿意为那些做出牺牲的警卫们伸出援手。”

方济各和蔼的态度,让不算忠实信徒的洛克菲勒心中也生出了几分虔敬之意。

“感激不尽。我先告辞了。”

望着洛克菲勒离去的背影,方济各的笑容渐渐消失,眼中和蔼的视线也转换成了冰冷的审视。

“去查一查,这是怎么回事。”

他侧着脸对阴影说道。

“消灭邪恶,乃是我等侍奉大天使的正义之士的义务。”

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预约挂号
肇东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广西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淄博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