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超玄幻三国 20、结拜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2:27

超玄幻三国 20、结拜

姜维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着楚河。

他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个年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竟然有一股无可言喻威仪,说话间充满气势,有着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霸气!

王霸之气!

不知是不是楚河的霸王天赋的原因,但姜维就是感觉到楚河有一股王霸之气!

姜维沉吟许久,脸色慢慢变得坚毅起来,长身而起,沉声说道:“若是小兄弟能替姜维报杀父之仇,姜维这条性命便是你的!”

楚河也想不到自己这就说服了姜维,但马上就笑道:“楚河不会让姜维兄失望的!”

“大兄可以与老母亲一同搬出我们清河村,最多不用半年,楚河就能让大兄知道,楚河并不是口出狂言。”

姜维不愧是未来大蜀帝国的国之大将,既然作了决定,就没有犹豫,马上说道:“不知楚河你什么时候回去清河村?”

楚河笑道:“明早便走。”

“此去清河村,有两百里路途,待我去买辆牛车,省得大兄老母亲受路途颠簸之苦。”

说着,他心中一动:“我与大兄一见如故,不如我们结拜为兄弟如何?”

这个年代的结拜兄弟,可不如地球一样,是和真正的兄弟没有任何区别的,关键时候是能挺身而出挡刀枪的。

不过,结拜之言,也不是随便就能提出来的,若是对方不同意,便是最大的侮辱,轻则断交,重则会反目成仇。

大蜀的昭烈皇帝,文不成武不就,但他收拢人心的手段着实让人佩服。

楚河认为,刘备最终能成为大蜀帝国之主,最关键的是他走对了第一步,与关羽、张飞桃园三结义!

事实上关羽和张飞这两个结拜兄弟,给了刘备极大的帮助,是大蜀立国至关重要的功臣。

楚河或许没有其他优点,但善于学习模仿,就是他最可怕的优点。

在地球历史上,华夏人的学习模仿,让西方列强咬牙切齿痛恨不以,是华夏能快速崛起的重要原因。

他现在不可能与关羽张飞结拜,但姜维就在他面前,楚河自然不能让刘备专美。

反正这个时代,不用给刘大耳专利费!

姜维心中也是一动,要是与楚河结拜,那他的杀父之仇便是楚河的杀父之仇,给父亲报仇自然更有把握。

旋即姜维就为自己生出这个念头感觉到羞愧,但为了报杀父之仇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暗中决定,等报了杀父之仇,自己将这条命卖给楚河便是了。

两人各怀心思,结拜之事就顺理成章了。

当下,两人便出去买来香烛公鸡水酒等,杀鸡取血,又刺穿自己的手指滴血在水酒之内,烧香三炷。

随后,两人跪拜在地,口中曰:“黄天在上,厚土在下,楚河(姜维)和姜维(楚河)今天在此义结金兰,歃血为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有违背,便如此碗!”

盟誓之后,喝酒摔碗,楚河便与姜维结为异姓兄弟。

也不知道是不是仪式有些隆重,反正楚河与姜维结拜之后,很古怪的感觉自己和姜维的关系密切了许多,甚至让楚河为自己的龌龊心思感到有些不好。

他很快就释然了,自己这样做,其实也是为姜维好,不让姜维去送死。

而且自己也是真心想帮他报仇,尽管动机有些不纯。

结拜之后,楚河便笑着说道:“大兄,不如小弟先去拜见母亲,再去市集买辆牛车和其他杂物粮食,准备妥当,明早便离开县城?”

姜维暂时放下了复仇之心,心情也开朗了许多,笑了笑道:“老母亲知道姜维与二弟结拜,定然极为高兴。为兄这就带二弟去见过老母亲。”

以前姜维父亲

,是天水郡的功曹,自然有不少故人好友。

不过,这里交通不发达,很多人一辈子就窝在一个地方,姜父的至交好友,基本都是冀县的人。

如今冀县被破,里面的士族大户,官员书吏等,都被杀得八八九九,包括姜父的好友。

姜维护着老母亲杀出了冀县,想到父亲在大同县还有一位好友,便带着母亲前来大同县投靠这位长辈。

姜维父亲的这位好友,却不是什么士族子弟,而是寒门之家,叫程霄。

当初在冀县求学的时候姜维父亲相识,姜父敬佩程霄学问,给了他不少帮助,资助他修研文事之道。

可惜的是,程霄天赋虽好,但生性偏激,求学的时候就多次公开抨击大蜀国策,被冀县投入大牢,还是姜父出面将他救了出来。

之后,程霄自然无法继续在冀县求学,不得不回了大同。

程霄的情况不好,一家七口人,挤在了一间只有三个房子的木屋里面,三个小孩最大的六岁,一个四岁,一个三岁。

姜维和姜母的到来,更是加重的程霄的负担。

程霄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二话不说就将自己夫妻的房间让给了姜维和姜母。

然后他带着妻子离开了家里,不知到什么地方住了下来,反正每天都准时送粗粮回家,时不时还有点肉沫。

楚河买了点米粮肉食等礼物,还有一点小零食,随姜维到了程家,见破旧的老房子外面,几个小孩子在玩耍,由一个白发老者看着。

几个小孩子见到姜维,便热情的围了过来,纷纷叫姜维叔叔好,不过却管楚河叫楚哥哥。

唉,年龄是硬伤,姜维不说谁知道他是姜维的结拜弟弟,姜维解释了下,三个小孩也是不明白什么是结拜,楚河懒得纠正他们。

将小零食分给了三个小孩,顿时高兴得他们眉开眼笑的。

看护小孩的老者是程霄的父亲程过,字让之,以前修习过学问,也算是知文达礼,姜维跟程过问好之后,介绍了一下楚河,便告辞进入了房子。

将米粮等礼物交给程母就不细说了。

姜母在姜维口中是老母亲,年纪其实不大,老母亲是敬称而已,就如县令被称为老父母老大人一样。

这个年代的人通常早婚,姜母在十六岁的时候就生下了姜维,如今才三十三四而已。

加上她以前是功曹之妻,起居饮食都不错,保养很好,看起来不显老,尽管此时落难投靠他人,也是一副慈祥雍容华贵的模样。

姜维拜见过老母亲,将楚河引荐给姜母。

楚河拜见姜母的时候,却是看到姜母满脸的笑意中却是隐藏着一缕悲痛的神色。

“好!好!好!”

姜母慈目含笑,伸手将楚河扶了起来,略微想了一下,又道:“河儿与维儿结拜兄弟,为娘也没有什么礼物给你。”

“这块飞凤血玉佩,乃是我们姜家祖传之物,一块在姜维那里,这一块就给河儿你了。”

说着,姜母便从怀里拿出一块红布,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块和姜维拿出来血玉差不多样子的玉佩,但楚河看到上面,居然浮雕着一只凤凰。

楚河以前的灵魂加上融合了这个世界楚河的八年意识,其实真正的心灵年纪,差不了姜母多少。

联想起姜母神色中隐藏的悲痛,还有先前姜维想找黄巾军报仇的事,就已经猜到姜母的想法。

姜母定然是误会了姜维与自己结拜,是打算将她托付给自己这个义弟照顾,然后独自去找过山虎报仇。

以姜维现在的情况,找过山虎报仇就等于找死,也难怪姜母会将这祖传的玉佩给自己,说不得是当成赡养费用了。

咸阳治疗阳痿方法
阜阳治疗阳痿费用
梅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咸阳治疗阳痿费用
阜阳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