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紫木燃天 第十一章 有历史

发布时间:2019-09-26 00:18:14

紫木燃天 第十一章 有历史

百里长盛来了,来送灵药。

索风过来通知百里凰卸货时,一反常态地在惨白的脸上带上了一丝笑容。只是这样的笑容在百里凰看来很奸,奸得人心发慌。

百里凰并不知道是百里长盛来了,沉默地向堡内的仓库走去。

看着百里凰的背影,索风收敛笑容,一脸阴郁。昨天他没有看清桃花碧那里发生了什么,紫山桃的花枝太过紧密,挡住了他的视线。但看百里凰今天无恙地按时出现在西山堡的院子里,说明琴音并没有难为住他。

对于百里凰,索风的内心异常复杂,既想借他人之手将其赶跑,又想他继续留在堡内,留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难为他,或折磨他,总能让自己得到一丝满足和快感。

这种矛盾的心理也折磨着他,让他对百里凰不知该做何种安排。若是一心赶走百里凰,以他索风如今在堡内的地位,他相信,那就是挥挥手的事情。

我总是要让百里家多付出点代价吧,且容你在堡内再玩几天吧,百里家的病凰!

索风追着百里凰的背影向前走去。

远远地,百里凰看到了一个熟悉亲切的身影。心里一热,向前跑去。

近三个月了,百里凰真的有点想家了。

脚步声惊醒了正在与范总管聊天的百里长盛,他转头,脸上的笑容一闪而逝。

他看到了一副落魄到极点的形象,百里凰原本一尘不染的白袍子现在已经破洞连连,颜色也变成了灰白,上面还斑斑点点地挂着一些不清不楚的污秽;之前白净细腻的脸膛现在黑红粗糙。

百里长盛的眼角快速抽搐了几下,颤声问道:“你过来作甚?”

“来卸货啊。”百里凰依然一脸傻笑。

“卸货?”百里长盛转脸看向范长吾忠。

范长吾忠干咳了两声,眼角一扫,正巧看到索风一脸悠然地走了过来,忙道:“这些都是索风安排的,百里公子不是分到他手下了嘛,堡内有事都是找他要人手。”

“怎么?一个人不够?”索风走到了近前,边问边瞥了一眼百里长盛身后的货车,目光里闪过一道讥讽的笑意。

顺着索风的目光,百里凰这才看向自己家的货车,拉车的也是一匹高大健壮的龙马兽,车夫也有一枚,可那货车上只有可怜的十几袋,仅仅铺平了车厢板。

饶是百里凰再不关心家里的生意,看到这一幕,也吃惊地睁大了双眼,疑惑地看向百里长盛。

百里长盛脸上的表情几经变化,最后定格为一脸的笑容,只是那笑容带着一丝苦涩。

“是索风大师兄啊。”百里长盛谦卑地以堡内的称呼与索风打招呼,并不提卸货的事,“这两个月百里凰给你添乱了,还请多担待。”

“哪里话,百里公子是来玩的,我没有让他玩好,还请百里大掌柜见谅。”

来玩的?百里长盛看着百里凰那一身破烂的白袍,表示出了极大的怀疑。然后又转头看向范长吾忠,范长吾忠微不可察地摇摇头。

他看百里凰是想确认这孽子真的是在此玩了三个月吗?看范长吾忠是问他何以索风会如此说。

百里凰此刻正处在人生认知的一个转折点上,那是百里家的货车给他带来的震动,他出生在经营灵药的世家,自小生活得无忧无虑,从来没有为吃穿住行上过心,一心都在自己的念根上,这十六年他就是这么过来的。同时他也知道,西山堡内外所有需要灵药的地方,都有他们百里家的影子,在这一行,百里家几乎处于垄断地位。这在他的心里已经形成了习惯,习惯将灵药与百里家等同为一体。

前两次他给堡内的仓库卸货时,计较的是累与苦,根本没往根上想,而今突然见到百里家的货车近三个月才来一次堡内,带来的竟然只是可怜的十几袋,再看索风那张奸笑连连的脸,以及父亲那苦涩难言的面容。他的心中轰地一声升起了一道复杂的滋味,一种从没有过的沉重感压上了他的心头。百里长盛看向他时,他正一脸沉思地望着百里家的货车,以至于百里长盛竟然一下子没有在他的脸上找到想要的答案。

范长吾忠摇头是告诉百里长盛,他对此一无所知。当初知道百里凰是来玩的只有西门大阳和范长吾忠两人,现在范长吾忠很痛快地否认了,那只有西门大阳向索风透露了这句实在是无奈的笑话。

其实大家误会了此刻百里长盛的意思,也误会了西门大阳。西门大阳并没有告诉索风,百里凰是到堡内玩的。当时百里长盛带着灵药来找西门大阳时曾无奈地说道:“就让这孽子在堡内玩几个月吧。玩够了我就接他回家。”

而索风在第一天接收百里凰为西山堡的弟子时就告诉百里凰:你是来玩的。他为何这么说,原因很简单,你一个白丁,带着个病体入堡,不是来玩的,还能做什么?所以,他以布道的口气,宣判了百里凰作为堡内弟子的定位。然后,再以繁杂的劳动请百里凰清醒地认识到,这就是好好玩的定义。他喜欢有起伏的设定,尤其他是设定者。

“范大总管,我们卸货吧,完事我与百里凰聊聊。”百里长盛没有再理睬索风,转头对范长吾忠说道。

范长吾忠看百里长盛脸色不佳,没有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百里公子,还不快去卸货。”索风见百里凰还站在原地,很及时地跟了一句。

“不用了,这点货车夫一个人就成。”百里长盛断言拒绝,他从看到百里凰的第一眼起就知道这孽子在此受了多少苦,虽说他内心里也希望百里凰多吃点苦,但吃苦与吃苦不一样,他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变相地成为别人施虐的对象。尤其是他看到索风眼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一丝丝讥讽与嘲笑。

“那怎么可以,我是代表堡内给你派出的帮工,这样做会坏了堡内的规矩。”索风竟然不依不饶。

“堡内的规矩我百里长盛不想破坏,但这是百里家的货,百里家的货从来不许百里家的公子碰,我也不想坏了我们百里家上千年的家规。”百里长盛心内已经打定了主意,此刻不再与索风客气,刚才客气是因为儿子在堡内跟着他。

“是吗?百里家的货也像百里家的公子,越玩越抽抽了啊,呵呵,范总管,帮工我已经给你送到,用不用我就不操心了,坏了规矩可是与我无关。”

索风眼风阴冷地扫了一眼百里家的货车,转身而去。

百里凰此刻已经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眼里带着一丝从来没有的,凝重的怒火看向索风的背影。

范长吾忠适时地走进了仓库,在这种氛围下,他实在不愿与百里长盛有过多的交流,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即使是解释,那也不是他的事情,他当不了西山堡的家。

“我们到那边去。”百里长盛指着一颗芙蓉树对百里凰说道。

“我先帮忠叔卸完车。”百里凰道。

百里长盛看了一眼百里凰,没有反对。

既然百里凰要卸车,百里长盛干脆来到仓库中,直接找范长吾忠签了字,俩人简单客气几句,就此告辞。

一共十几袋药材,俩人一起搬运,转眼就告罄。百里凰看到百里长盛已经站到了芙蓉树下,就用白袍袖子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向父亲走去。

“衣服破成这样还穿,不是给你带了两身吗?”百里凰刚走到近前,百里长盛就蹙着眉头发问,并把手里的一个包裹递给他。

“都成这样了。”百里凰傻笑着回道,随手接过了包裹。

“堡内不是发衣服吗?”

“你儿子是白丁,堡内没有白丁穿的衣服。”

百里长盛不吭声了,脸色很难看。

沉默了一会儿,爷俩几乎同时要开口,百里长盛手一挥,道:“你先说。”

百里凰却半天没有出声,像似是在斟酌该怎样开口。

“有话直接说吧,你入堡有用的没有学会,却把那痛快的性情磨没了,唉!”百里长盛叹了一口粗气。

“家里的生意还好吗?”百里凰小心翼翼地,看着百里长盛的脸色问道。

百里长盛深深地看了一眼百里凰,道:“还有什么疑问,你都说出来吧。”

百里凰点点头,“这三个月我在堡内帮工卸了三次货,送来的都是灵药,几车货装得都很满,我粗略地数了一下,每车上百袋。这些灵药不是我们百里家的,是谁家的?我记得堡内一直用的都是我们百里家加工的灵药;还有,刚刚离开的那个索风,他之前认识我?给我的感觉里我们两家应该有历史。”

百里长盛半天没有说话,用审视的眼神盯着百里凰

紫木燃天  第十一章 有历史

,久久才道:“你真的在此玩了三个月?”

“您说正事。”百里凰不想与百里长盛谈论他在堡内的生活。

“索风之前不认识你,你入堡之时他知道了我们的关系,所以,他就认识你了。”

“真有历史?”

百里长盛点头,“索风的父亲叫索乾坤,现在西山城开了一家灵药铺子,他的祖父索仇曾与我们百里家有段历史。”

西安治疗白癜风医院
陕西癫痫病
陕西癫痫病医院
陕西癫痫病医院费用
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